原来我的身边暗藏这么大的财富。

今天傍晚,像往常一样我绕着公园走了一圈,路过那个“神秘”的铁门,我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呢?

我来到这已经大半年了,不远是一个公园环绕全长约 1.25 公里,我看着它枝繁叶茂、芦苇倒下。那是位于公园湖中心的一栋很大的两层建筑。

我一直以为它是政府的办公楼之类的地方,因为进入湖中心要通过一道大门,我比较内向不好意思进去看看,怕被人拦下来。

就这样度过了大半年,我一直在外围的环湖路上不停走着,猜测这建筑到底是干什么的,什么样的人如此有钱在公园中心有一栋这么豪华的房子。

直到前不久,趁着早晨的太阳刚刚初起,我决定溜进去一探究竟。

公园已经有零散的大爷大妈在晨练了,那扇大门也已经开了,我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这栋建筑的门檐上大笔一挥「悦书房」,名字挺有诗意,走进一看竟然是个书店!全是书呀!

因为没有带口罩我没有进去。接着我探索起这座中心小岛来,继续顺着路朝里走,一座桥连接着另外一个小岛。

岛上只有一个亭子,想来也是没有人经常光顾,亭子的座椅上有一层淡淡的灰。

我在亭子里咿咿呀呀的练习着发声,时而叫两声,反正也没有人知道,可谓是释放压力的好地方。

那天早上太值了,一是发现了一个书店,二是有了一个释放压力的亭子。以后我有新的乐趣了。

又过了几天,也就是今天,我在环湖路上散步路过了湖中心的大门,正好带了口罩,我决定再鼓起勇气去书店里一探究竟。

害怕收费进入,我还询问了一位刚刚出门的读者,得到确切答案后才进入。

测了体温,扫了安康码。我开始接受书香的侵袭。按照管理员的说法,这是“城市阅读空间”,可以看书、借书、买书。

我顺着一个起点,迅速把整个书店绕了一圈,知道了大概有哪些分类,以后找书不至于没有头绪。

建筑一共就两层,一层放书,二层是给孩子的自习室。就算是一层也有一半是属于孩子的空间,全是学习、启发、教育、亲子之类的书籍。

贯彻落实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我们的未来。

属于大人的另一半空间里,涉及古今中外的小说、军事、财经、旅游、自传等等。

了解到有这么多书籍可以免费读,我瞬间感觉无比的富有,不过也有可惜之处,找了一圈没发现和影视相关的书籍。

晃悠来到近代小说墙柜前,沈从文、杨绛、老舍、鲁迅这些名字映入眼帘,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读起。

好吧,最终选择了鲁迅的杂文全集。我知道读不长久,这次只是来探路的,于是站在那里就读了起来没有选择旁边的座椅。

一共就读了两小篇,但进程却是很艰难,说起来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读过纸质书籍了,全是电脑。

眼睛在看,意识在读,但心一直静不下来,读了下段忘上段。好在利用反复阅读法,最终静下心来了。

为什么要读书呢?

其实有人很奇怪,同样是小说,网络小说凭什么比那些名人写的就低一等呢,说白了不都是虚构的一个故事,为什么还要分个高下呢?

我的理解是:小说其实是一个载体,是作者思想的具象化,小说之间的对比其实是思想的对比,也是文化的博弈。

思想暂且不谈,就光说文化,在网络口水小说里,是看不见文化的。

比如我今天读的书里出现了一个词叫“倘若”,读到这我就回想一下,我有太多年没有用这个词了。

“如果”、“假设”这俩词被我们生活中用烂了,也从没想过去改变,也没有环境去接触新词。

一个好词的出现是可以令人醍醐灌顶般愉悦的。

再比如之前看的一部讲“戊戌变法”的清宫电视剧,里面一个管家偷东西被抓说了一个词“欲壑难填”,我当时觉得太精炼了,没有这个词可以更恰如其分的形容这场景了。

弹幕里都在说,已经好多年没有在电视剧里听到这个词了。言下之意现在的电视剧之所以烂,根本原因是它没有文化的参与,全是编剧的想当然,口水对白。所以说看这种电视剧就是浪费生命一点不错,学不到一丁点有用的东西。

读书,获取的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种文化,一种思想的叠加。

……说回鲁迅杂文集。

鲁迅的文章很拗口我们都知道,我读的这两篇小文也是如此,光那半页 200 余字,我读了 8 遍才稍稍读懂是什么意思。

读完第一篇后我没有顺着读,而是大致翻了一下书籍,发现还真的是杂文连目录都没有,每篇也就一两页,这本书就挺厚的还只是下卷。

开始有点疑惑,这些杂文我怎么没印象呢,以前买的《鲁迅全集》里没有这部分呀。原来我们在书店里买的《鲁迅全集》是删减之后的精华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鲁迅全集。

杂文就体现在“杂”上面,翻看了一些题目,发现和现在很多博客“水博文”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在说一件时事、小事。

但鲁迅的杂文里又都暗含着对机构,对民族的隐喻,这是我们很难达到的。

坊间根据鲁迅与诺贝尔奖机构的书信来往,推测鲁迅很有可能是委婉拒绝了文学奖,更推崇的说法是鲁迅没有看上诺贝尔文学奖。不过这都无从考证了,因为诺贝尔奖的候选者是不公开的。

但不管怎样,鲁迅在我心里都不只是一个文学巨匠,真乃大人也。

读完这两篇小文,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最后看了一眼这里的书籍分类,我离开了,我想我会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