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个人习惯你,这是一种无形的魅力,强大而不可抗衡

我们在网络中,肯定有自己喜欢的明星,喜欢的偶像,喜欢的歌曲,喜欢的主持人,喜欢的演说家,等等各个方面,如果要细分,没有人知道可以具体细分为多少份。

但这“喜欢”二字,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呢?我认为是“习惯”。

我的网名叫“汝者非鱼”,自初一一个偶然的夜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爱上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这句话,压缩一下就变成了“汝者非鱼”。我还把它刻在了我的台灯上。

此后,它陪伴我走过了初中、高中、大学。

不得不说,这个网名非常的成功,它让很多很多人记住了。

比如,我和几年前结交的人聊天,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迅速联想到“汝者非鱼”的,但当我以为没有加好友,来要 QQ 号或微信时,他们都说了类似的话:我加了呀,不就是那个汝者非鱼,或者有人说那个汝什么非鱼。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虽然不是所有人能够完全记得我的四字网名,但在他们的脑海中有非常强烈的概念存在。

说实话,我除了暗恋的女孩,能够记住她最近的网名外,不记得任何一个人的网名。原因无非就是大家都有了姓名备注,而且现在的人隔三差五换一个网名,也记不住。

三方视角下,并不是我有多么的了不起,让他们记住了我的网名,也许只是我这么多年没有改动,他们习惯了。

说完了别人再来说说我自己。

刚刚我想把自己的 QQ 头像换一个,因为这个头像已经用了接近 3 年了,但我找了很久,也试了很久。新头像不是颜色不满意,就是不好看,反正怎么看都没有老头像舒服。

于是我又换上了老头像,果然,很舒服,看着非常满意。其实这个头像只是一个背景,上面是一个艺术字“念”,这是我自己制作的。

这就是我自己对自己头像的习惯性。

再说回我这个“念”字的头像。大学时,新生开学我就卖被子,还是八月份我就在新生群里一个一个私聊要不要买被子,所以等到开学时,他们见到我本人都会来这么一句,“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念啊”。

没有人记得我的名字,他们只记住了我这个简约的大号艺术字头像“念”,或许这也是一种短暂的习惯吧。

通过上文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道理:“习惯存在于偶然间,但一旦习惯后,想忘记是特别特别困难的,甚至于得知不能再见到时,会产生一种心理的抵触”。

有了道理,就要回归到社会的事实,举个例子。

短视频时代,大家都有自己喜爱的网剧例如《暴走大事件》,以前的每周五更新,变成了不约而同的习惯,哪怕谁都知道周六也可以看,但还是有很多人,等在周四晚上12点过后,熬夜看完再睡,这就是习惯。

后面我们都知道《暴走大事件》被封了,那段时间大家心情都很低落。很多次周五,都会习惯去视频网站搜一搜《暴走大事件》,看有没有复播,这就是习惯后,再也见不到的失落抵触性。不甘且依旧会坚持周五来搜索,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间隔变久了,一开始每个星期都要搜一下,到后面两周搜一次,两月搜一次。

习惯依旧存在,想要完全丢掉习惯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是一种心理性行为,于是就产生了很多人习惯听老歌,习惯看老电影电视剧。婚姻也是如此,绝大数婚姻都是两个人习惯后,水到渠成的过程。

离婚更是如此,为什么多数恋人接受不了异地恋,因为距离和时间会降低习惯度,当你们的习惯度降至和正常朋友差不多时。此时,谁在你身边你就会慢慢习惯和第三者在一起,这是人类作为情感动物的本质。那些成功挖到墙脚的人也不是毫无科学性可言。

习惯是把双刃剑,看你怎么利用,怎么对待。

利用好了,你可以树立正确的三观,交到正确的朋友,让世界习惯你的存在,你会成为一个重要的人。

利用的不好,你会树立错误的三观,没有人愿意和你交朋友,你与世界格格不入,你将自甘堕落,频繁失意。

但最初的习惯,最初的习惯决定权,缔造者,却是我们自己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