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源于生活,扎根于人民,展现于书本影视。

本文原创作者:汝者非鱼,首发于同名微信公众号,从未授权,拒绝转载。


什么是娼,什么是妓。

在如今看来,娼等于妓,娼妓作为组合词,意为卖淫的女人。

时代往前推,并不是这样,娼指卖淫的女人;而妓指有技术的女人,此类女子通晓琴棋书画,相貌姣好,卖艺不卖身,放在现在那就是才女啊。

时代再往前推,娼指以歌舞作为职业的女人,此时,娼和妓的本义差不多。

那么为什么娼、妓有一天,都会意指卖淫的女人呢。我不知道,但我愿从文学影视方面浅谈这个圈子对待娼、妓的看法。


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这么个话题呢,这是心中好几年的情结了。

我们自小看电视都会知道,妓院这种地方就是卖淫之所,俗称“窑子”,天真的我们天生对这种地方充满了厌恶、嫌弃、唾弃,甚至是诅咒。

觉得一个好女人,有手有脚干什么不成,怎么就干了这种勾当。既然是好的反面,那就定义为坏女人,这种纯洁而简单的思想一直伴随着我,乃至中国所有的青年民众。

在我高中结束后,写过一段时间的小说,那时候负责对我催稿的编辑是一个成都的女生,大概是二十多岁刚毕业实习。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川文化”,我们经常语音聊天,虽说是为了催更而打的电话,但聊天聊地,甚是开心。


她操着一口川味普通话,时不时的也说出几句方言,言语嬉笑,尽显“川文化”的热情。

说真的,我被这个川味声音迷住了。虽然后来不写小说了,我们俩也没有过多的联系了,但我一直对这个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幻想,我一直觉得川话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语言,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成都。

这件事是一个种子,一个萍水相逢的女编辑对我埋下的对“川文化”幻想的种子。

我超级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当然就少不了口碑第一的《我的团长我的团》,其中“川军不负国”的壮烈,更是让我对川文化有了一丝敬重。

剧中有一个女子,她叫小醉,她的哥哥是川军一员,死了。迫于生活,她沦为了妓女。


剧中的她,美丽、秀气、可人,语言温柔,符合一切我对川文化女子的向往,可她的身份一出现,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部剧我没有看完,弃了,哪怕是口碑第一的军旅剧,它让我最好的梦支离破碎。

之后我对这个职业非常敏感,我发现妓女,变成了影视剧中的常客。可能她们原先就在,只是我不在乎。

往近了说:《霸王别姬》中的艳红、菊仙,《骆驼祥子》中的小福子,《小偷家族》中的信代、亚纪,《悲伤逆流成河》中易遥的妈妈,《金陵十三钗》中的她们。

往远了说:《聊斋志异》中的多个故事,京剧中的《玉堂春》,《花魁杜十娘》的故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也仅是为了一个妓女陈圆圆。


影视剧通常是根据文人写出来的小说改编的,所以这本质是文人心中的一种宣泄,人民艺术家老舍,可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代表性人物。

她们身而为妓,却通常不作坏事,且心地善良,谁让她们变成了如此,是腐朽黑暗的政府。

一个古来有之的词叫做“逼良为娼”,谁逼的?谁都知道。人吃人的社会下,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养活自己,买来卖去成为了工具牲口。

以前我想她们可以种地呀?现在我有了答案,地从哪来,农具哪来,种子哪来,衣服哪来,吃食哪来,远离人群是不可能的,而离的近了自有恶霸找上门。

“笑贫不笑娼”这句古话,现在我才算有了真正的理解,而不是一笑而过,借用关爷一句话:“别介,都是下九流,谁嫌弃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