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两个方面:1、学什么像什么;2、充分揣摩人物性格。

说装文装武我自己,道理就在这,说到千军万马的战争场面,马上就要能够给人们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第二点充分揣摩人物性格,我觉得才是评书里面最难的。所谓充分揣摩人物性格,说书的时候,一定要能够把握住每一个人物的心理动态,你才能说好这段书。

举一个例子吧,单田芳老师180回版本的三侠五义当中有一段书狸猫换太子。刚一开始的时候,李太后上堂,老太太往堂口一跪,当他问清楚包大人是否是那个包拯之后,李太后说:“大人哪,我要告八大状。”别看就一句话,大家请想,李太后冤沉海底,冤案几乎无法昭雪,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青天大老爷包公,他又能为自己伸冤,当时李太后的心态基本上就属于是小孩见着家长了,所以说书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能够把李太后的那种冤屈都带出来,让人们听起来非常真。狸猫换太子到后来,包公琢磨怎么给李太后平反冤案。正巧,八王爷过寿日,包公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管家包兴去买礼物,同时还有一张礼单。当说到那张礼单的时候,说书人用近乎于强硬的口吻说:“包拯携母过宫拜寿礼轻人重,若敢小瞧,小心铡刀。”在书里包公与八王之间是一种君臣的关系,而包公敢这么做,他就已经有了充分的把握,因为一旦冤案昭雪,有可能八王夫妻都将做刀下之鬼。所以包公才敢这么做,而说书人用一种近乎于强硬的口吻去叙述,他就是已经充分把握了包公当时的心理动态。在这里,说书人也只有这么说,才会让人们觉得很真实。

对于充分揣摩人物性格。上面这两点是比较容易把握的,在评书里还有一种东西把握起来需要你有着非常深的人生阅历才可以:

语刚强为因经事少,言和顺曾受折磨多。

这句话出自于常杰淼的雍正剑侠十三部第一部P439页。在单田芳先生二百回版本的童林传中有一个情节,就是东侠到太湖中山狮子寨要镖,言说落地燕子张雄丢了镖,回去禀报东侠,东侠为了摆平此事,特地到狮子寨去要镖。听过那段书的人都清楚,东侠本来摆平了此事,但是因为张雄言语不周,最后童林血洗太湖中山狮子寨。在这个段落当中,东侠和落地燕子张雄说的话就是两种不同的人生阅历的表现,东侠为什么那么说,东侠毕竟是上了几岁年纪的老侠客,有大家风范,另外他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帮助童林抓住盗宝的贼寇,对于太湖中山狮子寨的寨主们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要得罪,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而落地燕子张雄则不同,张雄这个人年轻气盛,仗着自己是东侠的徒弟,后面又有童林撑腰,就为所欲为。正所谓小马乍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这两种人一前一后,就充分的体现出了那句话的含义:语刚强为因经事少,言和顺曾受折磨多。在评书里,东侠拜山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这些例子共同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你没有足够深的人生阅历,你说出来的书根本就不对,换句话说说出来的书发假。也可以说,正因为说书人充分把握了人物的性格,我才能用这样评论这段东侠拜山。

上面举了几个例子,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把握人物性格。其实把握人物性格在评书里贯穿始终,就连最简单的开脸,打斗也有揣摩人物性格的影子在里面:

说到开脸,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电视版本的明英烈当中有一个段子,火龙祖张天杰围困报恩寺,他手下的两个帮手巫山二母会斗徐方和徐伦。论能耐徐方叔侄说什么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正在这时,来个四个老头,就是大明朝的四大剑侠。头一个南侠王爱云。王爱云这个人作为明英烈当中头牌的英雄,能耐大,身份高,人也很沉稳。在这个人的身上充分表现出了四个字就是道骨仙风,所以说书人在说王爱云的时候,说的很沉稳,让你听起来,这个人稳如泰山,有一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沉稳感。在书里面但凡说到这些老剑客老侠客的时候,多半都会有一种沉稳感,以显示这些人的性格特点。

说到打斗,一句话,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这句话就是打斗这类书最主要的特点。不过这里面也有人物性格的体现。

在单田芳先生二百回版的童林传中,第193回说病太岁张方在比武台上大战小霸王张红,张方这个人向来没有正行,非常的诙谐,正因为如此,所以说书人在说张方与张红的打斗当中也会带着张方的这种性格特点,在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当中体现出了一种诙谐和幽默。在单田芳先生一百六十回版本的铁伞怪侠当中有一段书张三丰会斗钟离昧,两个人都是顶尖的高手,一伸手自然不是善茬子,但是两个人的身份太高,所以两个人又有着几分沉稳,所以说书人说的时候一方面显示出了一种疾风暴雨,而另一方面又显示出了两个人的沉稳,最开始说的并不快,而往后越说越快越说越快,尤其是到两个人都用败中取胜的时候,简直就是眨眼之间分出胜负的感觉。

你要想说好一套书,你必须把这套书吃透。真正把握住每一个人物的性格,在评书中自如的去运用。

评书这门艺术在表演的时候,除了上面的内容之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用气。说书用的是气而不是力。演员往那一站,一口气提上来,用一口气在这拖着,浑身很放松,从而说出来的东西也很轻松,有些人不太会用气,全凭肉嗓子喊叫,浑身用力从而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