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社会遗弃的几个人,组成温暖自己的家。

前言导读

2018年的戛纳电影节上,

金棕榈奖毫无争议的戴在了它的头上。随后,其他四十多项大奖接踵而至。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部电影,“瓦解”我认为是最好的选择。

人物关系在瓦解,人物情感也在瓦解。

连观众的价值观也被瓦解,

原本平和的电影情节,被结尾一下绞进去,任其挣扎撕碎。

这部生活大作就是《小偷家族》

正文阅读

普通的生活超市内,轻快诙谐的背景音乐,最生活化的开头场景,降低了观众的防范意识。

一对父子,相互掩护,熟练的进行物品偷窃;离开时,儿子恍然大悟,忘记偷洗发精了。

父亲对儿子说:放在店里的东西,还不算是任何人的东西。

作为庆祝,他们买了可乐饼,寒冬中,为自己补充能量。

“看,她又在那里了”,父亲向着一旁的阳台说道。

她叫尤里,今年5岁,穿着单薄的衬衣,独自坐在寒冷的阳台,一身脏乱,头发也好久没有剪过了。

发了善心的父亲,将她带回到自己的大家族中。

家族里有5个人

奶奶初枝、孙女亚纪、儿子阿治、媳妇信代、孙子祥太。

他们一起住在这拥挤的小屋内。

妻子信代对着阿治说:你也捡个有点钱味的东西回来吧?

奶奶在尤里身上发现了伤痕,尤里小声解释说,是自己摔的。

吃完饭,在信代的要求下,阿治背着熟睡的尤里准备送回去。

二人路上一起讨论,如何才能悄然无声送回,很快走到了尤里家门前。

楼上传来了男女的争吵打斗声,像是触碰到了信代内心的某个地方,她要把尤里留在自己身边。

第二天,这个穷苦的家族开始各自出去讨生活。

阿治来到了工地,干着苦力活;

信代在干洗店工作,熟练摸着客人口袋里的东西占为己有;

祥太带着尤里来到大和屋商店偷到了零食和洗发精;

而亚纪则在风俗店上班,穿着那种露侧乳的衣服,得到的钱和店主平分。

不久,第一次的不幸降临,

阿治在工地受了伤,只能在家躺着,信代所在的洗衣店,也分为上下午分班制,因为这样可以少发一半工钱。

原本就穷困的家族更加拮据了。

这天,杵着拐杖的阿治带着祥太和尤里来到商店,自己引开店员,两个孩子配合,拔掉了警报器偷走了四副鱼竿。

但路上,祥太却对这个小搭档不满意,嫌她碍手碍脚。他说,只靠我们两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很好。

阿治劝他要包容,祥太跑了出去。

晚上,一大家都在吃饭,尤里独自一人坐在门外,等待着祥太。

“像她这样被父母对待的人,她应该自顾不暇才对,怎么会去体贴别人的呢”阿治和信代讨论着。

阿治出门找到了祥太,最终劝他接受了这个妹妹,祥太在车里喊着妹妹,但对于让他说一声爸爸的要求,始终没有说出口。

两人在广场边走边聊,祥太说着课本里的知识,阿治不懂这些东西。

这天,电视里播放着尤里失踪的新闻,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关注,而在失踪期间她的父母竟然一直撒谎。

大家询问了尤里,最终决定一直留下她,还给她取了一个新名字,希望他彻底融入这个家族。

亚纪搂着尤里看着镜子,

对她说:其实姐姐也有另一个名字叫沙耶香。

信代对奶奶说:或许是我们被选上了吧,像这样自己选的父母应该比较强吧。

奶奶说:我可是选择了你唷。

其他人带着尤里去商店偷衣服穿,家里只剩受伤的阿治和亚纪两人。

亚纪看着天真的阿治问道:你和信代小姐,都挑什么时候做?

“我们已经不用做那种事了,我们靠的是心”

亚纪不信,阿治反问: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维系的?

“钱,一般都是这样的”

晚上,信代在给尤里洗澡时,尤里发现了信代的手臂上也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烫伤痕。

尤里不断的抚摸着伤痕,在她看来,这能够减轻疼痛。信代说早就不疼了,尤里轻轻的摇头。

信代烧掉了尤里所有的旧衣服,搂着尤里在怀中:

“会被打,不是因为你做错事了,因为爱你才打你之类的话,全都是骗人的,如果真的爱,就会这样做才对...”

说完,紧紧抱着尤里,眼含泪光。

转眼来到盛夏,尤里在树干上发现了一个还没有脱壳的蝉,叫来祥太一起观察,两人为蝉喊着加油,希望他早点爬上树梢,金蝉脱壳。

大和屋里,祥太和妹妹继续偷着东西,

正要走时,店主老爹叫住了他们,缓缓走来,拿了两只冰水给祥太:

“别让妹妹做那种事啊”

祥太一边离开一边挠着头。

信代的干洗店也面临着老板的裁员,同事威胁让她退出,不然就说出尤里的事,信代只好接受失业的结局。

这天,奶奶来到一户有钱人家祭拜,

照片上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原来,前夫是被小三抢走的。

在这家庭里,我们还知道了,亚纪是这家的大女儿,他们的二女儿叫沙耶香,二女儿看上去很快乐。

奶奶问,大女儿去哪了,他们却说去国外留学了,一直都不能回来。

临走时,两个小辈和往常一样,给了奶奶一笔钱。

风俗店里,亚纪和“四号先生”算是很熟了,每次都会点她。他是一个哑巴,只能通过写字交流。

亚纪问她,你应该是胸控吧,

隔着玻璃的“四号先生”在板上写道:我只想看看你的脸。

今天,“四号先生”点的服务是躺在亚纪的腿上,

亚纪抚摸着他,和这位老朋友谈论着自己的妹妹沙耶香,父母很爱护她,什么都给她。

亚纪问他手怎么受伤了,他指了指自己,亚纪说,我也曾打过自己,一定很痛吧。

正说着,闹钟响了,“四号先生”快速起身,走时,慌乱的擦掉留在亚纪腿上的眼泪。

亚纪一把抱住他,而他只能啊啊啊的,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破屋里,外面突然下起了暴雨,

信代买了很多东西向阿治炫耀,她说,我被开除了...我现在好累...

祥太带着妹妹在雨中奔跑着回家,叫喊声吓的阿治两人赶紧穿上衣服,化解尴尬。

晚上,一家人又聚在了一起,

奶奶发现了亚纪脸上的笑容,大家知道有好事发生了。

信代对亚纪说:是怎样的男人?

亚纪说:就是普通客人,店里的。

信代暗笑:他以前也是客人。

大家听到屋外咚咚的烟花声,全都挤到屋檐下面,但这里被挡的严严实实,尽管外面烟花四射,但这一家族却之能在屋檐下听着声音。

清晨,和往常一样大家醒来,

不一样的是,奶奶醒不过来了,自此,家族没有了纽带,开始面临着逐步瓦解...

都说最好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小偷家族》也不例外。

该片的灵感来自一则报道小偷家族的社会新闻。

新闻中提到小偷家族偷的物品有钓竿,钓鱼是他们的业余爱好,这个细节引起了导演是枝裕和的注意,他感到千疮百孔之中的生活,也会有美丽的瞬间,而这正是他想要捕捉的瞬间。

电影中,这么一个家族,在奶奶死后,开始没有了纽带,层层瓦解,最后警方的进入,使得联系完全消失。

他们没有一个人拥有真实的关系。

阿治和信代这对假夫妻,因为信代原先的老公对她家暴,作为客人的阿治看不过去,所以杀了他,带着信代远走高飞。

亚纪这个假孙女,因为嫉妒父母对妹妹的爱,所以离家出去,被奶奶收留。

祥太这个假儿子,自己的亲生父母把他留在密封的车内自己去玩乐,被路过的阿治砸碎玻璃带走。

奶奶这边,老公和小三跑了,因为怕自己一个人死掉,没人知道,所以收留了逃走的阿治和信代,而两人眼里只有奶奶的养老金,所以选择了互利共赢。

就像电影中说的那样,这只是奶奶上的“保险”,所以交保险费也没问题。

整部电影,初看你会感到杂乱,抓不住主线,有人把插入生活的尤里当做主线,而我更愿意把祥太当做主线。

祥太代表着被感染的希望。

看到同龄的孩子,他自言说道,没办法在家好好学习的家伙才需要去上学,这或许是阿治交给他的理论。

第一次被抓住,但大和屋的老爹只是让他以后别做那事,这让祥太的内心又发生了冲突。

阿治带着祥太去砸车偷东西时,他问道,这不是别人的东西么?这是他第一次开始怀疑父亲的真理。

再次来到大和屋,他们看到的是大门紧闭,祥太以为商店被自己偷垮了,他想起了信代说的:总之,只要别把人家的店偷垮,就无所谓吧。

那眼前这算什么呢?他不知道!

他带着妹妹换了一家店铺准备偷东西,而此时妹妹尤里也加入了进来,祥太喊着她准备阻止。

但尤里像是什么都没听见,笨拙的学着祥太的样子先做着祷告,然后偷窃。

祥太终于没有忍住,他破坏着商店跑了出去,被店员追的他跳下了高速,受了伤,这才迎来了警察,这才让这个家族最终暴露。

和各位一样,我一开始也认为是祥太怕妹妹被抓所以引开店员,在看到第四遍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尤里可不就是另一个“正在成长的自己”么?

他受够了,他要与这错误的人生画上句号,他是主动跳下高速引来警察的。

影片中,那个奋力向上攀爬的蝉,可不就是他自己么,什么时候才能够金蝉脱壳,全靠自己。

电影最后,每个人都去了他想去的地方,信代为了保护大家,包揽了一切罪名。

祥太被安排进福利院,终于能够上学了,尤里也被送回原本那个冰冷的家。

警察问阿治,为什么教孩子去偷东西。

阿治无奈说:我...没有其他东西能教他了。

警察对信代说,尤里已经送回去了,孩子,都是需要母亲的。

“那只是母亲的一厢情愿吧,生了小孩,就当得了母亲吗?”

当被问及,那两个孩子是怎么叫你,妈妈还是母亲?

信代终于忍不住了,一边擦拭忍住的泪水一边说:是这么叫的。

电影用了30多分钟来慢慢瓦解这个紧密相连的关系,他们充满着无奈,在外人眼里他们都是坏人,没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的温暖。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破坏给别人看,这部电影做到了。

电影中有很多遗憾,阿治不可能知道祥太在车上说出的那句爸爸,亚纪不可能知道虽然奶奶从自己家里拿钱,但这笔钱她从来没用过,他们这一家人也不可能知道沙滩上,奶奶说出的那句谢谢。

生活本来就如此,不可能事事都明白如意,

谁让这是生活呢,他就是由一个个遗憾、惊喜构成的大结局。

电影定格在回到家里的尤里,她一边哼唱着在那里学到的小曲,一边独自在阳台玩着,她踩着板凳向外望去,突然激动的探着头...

请输入图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