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心爱的女人,却不能给她未来,是种怎样的痛。

前言导读

他年纪轻轻,已是万众瞩目的大将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她自幼卖至将军府,陪他练剑,如今娉婷婀娜、风姿绰约,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婚期将至,
边关告急,胡人南下,圣上钦点,重楼出征。

“将军,你我婚期将至,能否完婚在走。”
“圣上命我驻守边关,即刻启程,收复河山,刻不容缓。”
“那将军何时归来?”
“少则三年,多则五年,待我班师回朝,便与你完婚。”
“将军此去,切记保重,妾身在家等将军凯旋而归。”

他一把抱住她“你也多保重,等我回来风光娶你回家”,她忍住泪水,不让他再度牵挂。
边关捷报连连,城池一座座被收复回来,终于等到班师回朝的那一天,她早早梳妆打扮,站立重楼,期待着他抱起她说:“夫人,让你久等了”。

然而迎来的却是,轿中将军怀抱佳人,自己被士兵远远拦下......

正文阅读

《重楼别》是飞扬滇戏馆的拿手好戏,但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戏曲已不再吸引年轻人的目光。

君山如今已年近40,他从师傅手中接过这家飞扬滇戏馆,师傅那一辈的文武场(敲锣打鼓的那群人)跟随着他,演员们是君山自己带出来的徒弟,他们亦师亦友的在一起生活工作。

戏馆如今已到了强弩之末,来听戏的零散几人全是师傅那一辈的大爷大妈,不少人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从来没有一个年轻观众的到来。没有经济来源,戏馆面临着交不起房租的地步,随时就可能解散了。

钟波为了给戏馆带来收入,在演出途中强行植入广告,被君山猛踢一脚,向大爷大妈们赔礼道歉。戏迷大爷,面对这种胡来,站起来怒而大骂:飞扬滇戏馆搁你们手上,非得关门不可。

正说着,戏馆走进来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士,大家赶忙步入正题,继续表演。
她叫段晓蓝,几个月前,她来到戏馆,之后每天都来,君山因为一些误会,以为是为了他而来,演出结束后,两人来到咖啡馆。

还没等君山开口正式介绍,晓蓝对他说:“你这个年纪的男人,会选择和我这样的女孩在一起么?”

一顿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君山不知所措,他递给她一张明天的戏票,准备在明天向她表白,回到戏馆,大家精心排练着告白演出。

哪知君山把明天要去给张总母亲唱戏的事给忘了,戏馆能不能撑下去,全靠张总会不会投资。君山赶忙来到张总府上搭台,嘱托万一段晓蓝来了,让其他人先拖着。

不料,演出却迎来了和张总亲昵的段晓蓝,原来段晓蓝是张总的婚外情人,为了拿到投资,君山强忍着把戏演了下去。
台上唱着《重楼别》,台下坐着段晓蓝,唯一庆幸的是,君山还可以躲在脸谱后面,段晓蓝并不知道他是谁。
结束后,晓蓝觉得张总给的钱少,又自己追加了一些钱递在君山手上。而君山只能接下这救命钱。

还没等段晓蓝转身面对张总说话,他的老婆来了。
张总赶忙说,小段是戏馆的工作人员,负责外联,说的那么自然,不露一点慌张。

回到戏馆的君山,迎接的是文武场的告别,他们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演员云霞也要请假去面试导演的戏。君山没有阻拦,只是苦笑着:“好事,好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段晓蓝没有再来过戏馆,君山又为着戏馆的生存东奔西跑。

直到那天,段晓蓝又来了,演出结束后,她躺在那里,君山发现了她的意外,原来她和张总的关系一直阴晴不定,段晓蓝打电话给他说睡不着,张总让他吃安眠药,记住不要喝酒。

可是心灰意冷的段晓蓝,喝着烈酒吃着安眠药来到了戏馆,昏倒在观众席上。

君山抱起她一路跑到医院,他给张总打电话,张总说,我抽不开时间,你替我照顾她一段时间,等事情过后,我就把投资给你送过去。

为了戏馆的未来,君山接受了这个条件,虽然眼前是自己喜欢的姑娘,但自己怎么能比的上张总呢,自己还有破破烂烂的戏曲场子要收。

醒来的段晓蓝终于知道了君山的身份,她决定回大理老家,君山正好在沙溪接了一出戏,决定亲自送她回去。

二手面包车上,众人浓密的情谊,感染着段晓蓝。以前没有车的时候,他们演出就靠走路,挤公交车,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说他们占用了公共空间,攒钱买了这辆二手车,大家把这当宝贝一样,车里的角落都会被擦拭的很干净。

段晓蓝觉得和他们在一起很轻松,就像五线谱自由跳动,她决定跟着他们一起去沙溪游玩。
演出前,演员云霞为了拍戏赶路,留下信件不辞而别,君山为了如期演出,请求段晓蓝临时替演《重楼别》中的女主,为她讲解《重楼别》的故事......

被士兵拦下后,她失望的回到府中,想要等他从皇宫回来问个清楚,可是等来的却是一纸休书。
第二天圣上下旨,将她许配给了一个当朝的状元,一个和他一样优秀的美男子。
她想去找他,副将告诉她,这桩婚事是他恳请圣上的结果,她感觉世界都崩塌了。
大婚之日,她穿上他最喜欢的红色,但终究没有见到他的影子。
一路护送她的,是一个个犹如战神的西北军将士,他们身板笔直,昂首向前,这是他最后对她的守护。

傍晚时分,状元府门庭若市,红飞翠舞;城门外重楼处,西北军将整装待发,
除了赐婚,他向圣上提的另一个要求是,带领西北军,永驻西北,永不回京。
那天的晚霞特别的美,他瘫坐在太师椅上看向状元府;是的,征战西北使他受了重伤,如今已是全身瘫痪,他不愿意再去连累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神情淡漠,背后的西北军英姿勃发。
“出发!”
他的声音不大,却响彻云霄......

飞扬滇戏馆在沙溪的演出并不成功,听说段晓蓝因为家里窘迫才和张总在一起,君山商量把唯一的面包车卖了,把钱全部给了她。

他想过告诉张总,自己要去追求晓蓝,但是张总说自己已经离婚了,这就要接晓蓝过来,他这种前途一片迷茫的人怎么愿意和张总争取晓蓝的幸福呢。他只有祝福。

飞扬滇戏馆还是解散了,最后一场演出是给张总和晓蓝的订婚宴演出的,君山没有去,几个徒弟为张总母亲演了这场,也算是报答她这么多年的支持。

演出结束后,他们将戏服撕扯下来,伴随着梦想一起扔了......

电影点评

《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是2019年陈翔导演的作品,这也是陈翔导演的第三部网络大电影,一部比一部水平高,我很高兴没有看错导演。

主创团队为了剧情的需要,量身定制了《重楼别》、《永别京华》等多首具有金曲潜质的歌曲,与剧情氛围、人物状态完美融合,绝对是大银幕级别的视听质量。

我是碰巧看到《陈翔六点半》第一集的网络段子,一步一步看着他从新导演到完美驾驭电影,很庆辛他的成功。

三部网络大电影,讲述着三个社会不同的弱点,第一部讲述时间的重要性,第二部讲述面对网贷时的正义,第三部讲述戏曲背景下的古今爱情。

第二部时,我就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导演,把网贷、校园贷这种几乎没市场的电影题材拍了出来,第三部同样是人们关注度极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戏曲。

很有意思的是,每一部的主角都不一样,第一部是闰土,第二部是妹大爷,第三部是毛台,真期待猪小明当主角的那部电影,不知道看形象都好笑的他,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效果。

《重楼别》电影旁敲侧击的向我们展示了如今戏曲的状态,后继无人,以及老前辈和少数爱好者的坚持。

他说,我七岁学戏,以后的生活变得如同雷同,唱戏是戏,唱词是词,度过了四十年,就算有一个人听,我也要演下去,如果还有让我轻生的念头,就是没有人听戏了。

作为喜剧,最逗得应该就是文武场辞职后,陈翔自己扮演的那个一人乐队,最后靠着直播火了。

赞扬的话不必多说了,希望有一天陈翔导演的作品能够走上荧幕,到时候我一定去捧个场。

请输入图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