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者非鱼的个人情感日记,对外人没阅读价值。

你微信的网名叫「心繭」,QQ 网名以前叫「无念」,后来叫「无惗」。

我知道这些年你成长了很多,有了自己明确的性格和人格,你已经真的独立了。

你是一个极其重感情的人,可受过伤的心,就是受伤了,所以心结茧了。可以理解为对幼稚的麻木,也可以理解为狠下心来分割过去。

这两年,我开始了解到真实的你,开始读懂一个正常人的情感变化。

我大胆揣测,你心中的茧可能有我、有他,或是其他什么我一点没参与的人和事。

当我知道你心里结茧时,我瞬间明白了很多很多,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一个让我长大的人。

我的生命有你的出现,或喜或悲;你的生命中有我的出现,应该也是或喜或悲。

虽然我不是很想引用《大话西游》,感觉有点青春期孩子的幼稚。

但此刻我能想到的唯有那句:“原来那个女孩子在我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当时她是多么的伤心。”

我知道你是一个信佛的人,这部电影中充满了佛系理念,我也知道你喜欢这部电影,你曾经引用过它的台词。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像一个旁观者看待我的过去:有点青涩,有点幼稚,也有点虚荣,有点伪善,有点懦弱。

如今我才开始成长,原本我初中就该成长,我强行把成长的本能封印,这些年活的苟延残喘。

我一直以为我的成熟比同龄人远远高出几个层次,其实我是陷入了自我的满足。

读了点书,抄了些道理,就觉得自己是天下最聪明的人,明是非懂善恶,凌驾众人思想之上。

我错了,在我也爱上一个女孩的时候,我发现当初你对我是多么的用心。

我的一举一动你都可以第一时间发现,而我当时只是陷入了自我的陶醉,没有注意到你的一切。

谈青春好像不对,我们都分别那么多年了,那时年龄比较小,像一个美丽花苞,虽然能看到一些美好,但还太早,更美的其实在后面,可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

后来我们慢慢长大,心理、生理上都长开了,也许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一定能认出你。

我记忆中的你,还停留在初中,你的脸颊、你的发型、你说话时的小动作,你的鼻子和嘴角都有一颗痣,我都记得。

你为我哭过,为我笑过,为我担心过,为我失望过,恨过我,我都知道。

我见过你最美的样子,见过你最丑的样子,见过你拼搏的样子,见过你的悲欢离合嬉笑怒骂,可我也知道,那是过去了,现在你的习惯也许早就变了。

往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永远不可能如烟飘散,我们只是慢慢没有了激情,慢慢熟悉了没有对方。

初中和现在是两个时空,相隔 7 年,这中间有高中,有大学,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代入那时的情感了。


我真的开始顿悟了,以前我一直想找到你,和你说一声对不起,现在我却不想了,真应了那句话,释怀了。

我想带着你的美好,前进,带着你教给我的成长,前进,去迎接我迟到的本该有的成长。

我会变优秀的,我会的,我知道你以前崇拜我,那时的我好像真的挺厉害的,后来颓废了,很对不起信赖过我的你们(包括其他老师同学)。

我会成长的,我会的,我会变的重新优秀起来,不辜负你跨越时空的鼓励。

我为什么突然间顿悟了呢,我妹妹在其中有很大的功劳,是她教会我,原来同一时空下可以多向发展,我以前太死板了,竟以为什么都不会变,其实什么都在变。

除非你很优秀,优秀到可以忽略这些变化,将选择权握在自己手里。

以前的我其实有机会将它紧握手中,可我太幼稚了,选择了适应在舒服区,选择了不再去努力。

其实这些年,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心里也有一个繭,我早就开始后悔没有好好读书,没有坚持下去。

我自甘堕落才发生了这么多的遗憾,如果,如果......

没有如果,只能这样,重新再来。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重新再来。

以前我是没有重新再来的勇气,还有一丝美丽的幻想,现在我有了。

那个幻想因为我妹妹的最后一把火,被烧破了,我已经破繭而出了。

但我反而有点放心不下你,你和我太像了,我能明白你的痛楚心境,如果可以,请你也破繭而出。

无论你心中的那个繭,是我,还是他,还是其他我未曾参与的人或事,我都希望你能在将来开心,真的。

上一个十年,有很多无法弥补的遗憾;下一个十年,我希望你能从心里微笑。

— —
“致你、我的青春”
原本我觉得自己的日记就不要公开了吧,上个锁给自己看。转念一想,喜剧嘛,就要把悲的一面展示出来,这才是人间喜剧。

为什么把它称为喜剧呢,如我上文所写,再来一个十年后,我们都会有一个爱自己的人陪伴身边,我们会感谢这十年的努力。

而此刻我们面对上一个十年,会悲;但下一个十年,我希望是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