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酷安。

前言

我在 2021/11 买了一个 iPhone se,其实早就想买一个跑步放歌专用,把玩着这台 4 寸的小手机我想起了过往。于是那天下午在酷安 se 手机话题下发表了此文,其实一开始没想写这么详细,但写着写着我就泪奔了,家里没人促成我哭的尤为放肆直到抽泣。

第二天这帖子登上了热门,很多人看完之后共情感慨着自己的青春,评论中书写了自己的故事,也让部分人又喝起了闷酒,当然也有讥讽我的言论。我没有回复任何人,静看着别人的故事,感受青春这件小事。

正文

她太漂亮了,她太漂亮了。

那是初二,她转学而来,报到的第一天刚进门我就注意到她了,她坐在后面,而我坐在第一排,坐定后我心念着向后看去,她与大家笑着讨论着,完全不像个新生那样生疏,好像大家很早就认识一样。

这是与她见的第一面。虽然她很漂亮,但我并不认为我们之间会有故事,我们只会像其他同学那样,毫无关联的度过剩下的两年初中时光,然后随着岁月,只记得统一的同学二字。

3 个月后快要期中考试了,我在那时有机会用到了我姐淘汰的旧手机,上面有 qq2008 我姐给我注册了一个 qq,刚用 qq 我并不知道怎么办,没有好友的我胡乱加了一些数字,再然后进到了班级群,由于我用的是旧式直板机,群里没有备注姓名只有网名,只能全部都加一遍试试,然后问你是谁。

轮到她时,她的网名很奇怪,应该是老手机的原因无法显示,所以就好奇的问她,为什么你没有名字,随后就此聊了起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由于转学的不止一个人,我也不知道她具体是谁,那几天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开开心心的聊着,天南地北无话不谈。

她的父母经常不在家在外应酬,我就负责这段时间和她聊天,由于刚学打字,我打字非常非常慢,她发来好几句我还在回上上一条信息,后来我知道她用笔记本一边上 qq,一边写作业。我叫她“孔龙宝宝”因为当时我在看一个动画片是恐龙很可爱,她总是亲切的回复一个可爱的小笑脸。她回复的速度特别特别快,感觉每次都是秒回。

有一天她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当时晚上九点多,我也快睡觉了,我用的是我姐的苹果小手机,就是这种领先世界的直板苹果,忘记是不是苹果 4 了。

手机在我手里,我的心滚烫着不知道如何回复,另一边我姐又催促着把手机还给她,我们很快就不能聊天了。整个氛围特别紧张,我心想一个男人应该有担当,我们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而且我们这么小谈恋爱为时尚早,综合考虑我回复她“喜欢,因为你很可爱,但不是爱”,天真的我认为这是最恰当的回复,既表明了心意,又不唐突。

第二天上学我都是躲着她的,因为自卑。我家只是来城市打工的民工,从小我接触的是废墟是砖头是铁锹是混凝土,而她天天上学有车接送,我怎么给她光彩的体面,她周末可以和朋友去唱歌去溜冰去逛街买吃的,而我在为中午吃什么做打算,是方便面还是剩菜剩饭老干妈。

我害怕我们在一起,我真的好害怕,我配不上她,一点都配不上。我只能穿小学买了好几年的已经明显短了一大截的衣服,买新衣服也只能买很大的长一大截的衣服防止长高,我从小到大从来没穿过合身的衣服鞋子,而她经常有好看的衣服,空间里也常有去各种地方吃美食的照片。

我们之间有道无形的鸿沟,我真的填补不上。

这一年,每天放学有机会我就拿着小手机和她聊天,作业经常 12 点后才写完,因为打字慢,我只能专心打字。

在班里,有一次我在讲台玩,她坐在倒数第三排小声对我喊“闫路遥,你真帅”,我们互视而笑,其他人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这句话,但这句话烙在了我的心里。她是第一个说我帅的人,也是截止到目前唯一一个。我想如果我再爱上一个人的话,一定是她也对我说这句话时。

那时,语文老师每周都让我们写周记作文,我周末都在田里掏虾玩水实在没什么写的,于是就写小说交上去,《孔龙之恋》是一本科幻背景下的爱情故事,孔龙宝宝就是我在 qq 里对她说的昵称。

原本只是应付作业的无心之举,一共混了七八周作业,没想到那天语文课老师单独提了我这本小说的名字,挺有意思让大家有空可以看看。

晚上她在 qq 上对我说她很开心,想看看小说,我说等等会给你看的,原本我想重新写一遍更好的送给她,因为应付作业时写的很乱,可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再提笔。她也没能看到小说里的爱情。

圣诞节那天我买了很多贺卡,以前我从来不过洋节,但这次我想送她礼物,贺卡分给了很多朋友,给她的这张很特殊上面很可爱的印着 love 之类的字母。

下课后我喜欢去有她座位的周围玩,正好这里有我一个好朋友,利用这个借口,下课后我就钉在周围了,哪也不去。有一次她在 qq 里对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总在这里玩,是不是因为我在这里”。她的感知总是很准。

她背书出奇的很快,后来我知道了,她留了一级初二,她比我大一岁。也是这个原因我的择偶观念从不能比我大,变成了可以大一岁,至今如此。

我初中没有手机,有时用我姐的,有时用别人报废淘汰的,有时用捡来的,上个 qq 都经常闪退。所以上 qq 只能看机会。断断续续的上 qq,断断续续的感受着青春。

也是这年我从班级第一沦落到了前四,不能只看排名,因为我们不是好班,学到了才是真的,没学到只靠吃老本,总有一天会发现有些知识断钩就是断了,追不上了。

还是这年,具体原因忘了,5 月份左右我删了她,原本想初三见面再聊,我没有手机暑假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像个农村土孩子那样去钓虾玩水,不知道她的生活是不是城里人那样光彩时尚。

初三报名这天,我悸动的看着门口,怎么没有她的身影,等了很久都不见她,她转学了。
这一断,就是十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初三偶然听其他同学说她生病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好担心,于是竖起耳朵在旁边听,最后也没个准信。由于初中没有手机,更不谈再加她好友了。其实高中时我拿小号加上了,但是没有人回复,好像设置了允许任何人添加,再后来用其他号试试,这个 qq 不允许任何人添加了,现在这个 qq 搜索已经搜不到了,可能是忘记密码了吧,只剩我那个小号 qq 里还有这么个没再线过的好友。

去年我想到用 qq 号加微信的方法,头像是她,一个剪刀手,应该好久没用过这个微信了,头像还有点杀马特气息。她抹着浓艳的妆容和指甲油,就像《素颜》里唱的那样,我做我的改变又何必纠结,那样洒脱。

其实我要是真想打听肯定可以问问班里和她还有联系的那些朋友,可是我不敢,我算什么呢,一个配不上她的小丑罢了,我没资格接触她的生活。我现在的生活烂,从初二开始学习就不行了,最后上个大专,造化弄人,原本我是班主任的骄傲,也是这个原因,我真的一点都不敢回初中看他们,我没有脸去,我辜负所有老师了。

这就是我的青春,一个让我无比怀念的暗恋,一个毁了我前途的青春,可我一点不后悔,再来一次我依旧会放下学习选择她。如果我现在突然死了,有一秒可以回到过去,我就回到那年的圣诞节,告诉她,我喜欢你 — — 张晓艺。

后补

张晓艺,这三个字没人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人从我嘴里得知过这三个字,我也没有在任何地方流笔过这三个字,她只存在于我内心的最深处,没有人可以挖出来,除了我自己。

要说她对我多重要,文章最后一段已经总结了,其实也没多重要,她是青春但也仅是青春,我唯一爱的人肯定是我未来的妻子。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大的执念想再续前缘之类,其实从本文的标签就可以得出,只是一个「初中」,而不是「日记」,说明此刻我可以很坦然的说这件往事,把她的名字写在这里,而不用担心初中同学看到后笑我之类。

她像是什么呢?就像天空中的一粒光,有多亮呢也没多亮,但即使在天气不好的时候抬头向上看也能看到它,不重要但存在。可我也不想虚伪,即使是未来妻子问我,我的答案依旧会是本文最后一句话,这没什么就一秒而已。

其实当一件事从脑海中演化成故事时,它就已经是美化之后的青春了,我脑海中的故事是这样,也许人家根本不当回事也很正常。我现在看的很淡。而且很多年后我还得出一个东西,她是我的青春,但不是我最重要的青春。

我想过把此文锁起来给自己看,但最终我的道家思想赢了,我热爱喜剧,所以公开给你们看吧。

当成一种启发,当成一个故事。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