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的硬的,你都得吃,这叫人生。

前言导读

说天亲,天可不算亲,天有日月和星辰(此处高亢)...

这段开头,熟悉德云社的人应该都不会太陌生,这是德云社的社歌。

我最喜欢班主自己来唱这部分,别有一番风味。

正文阅读

突然写郭德纲这篇文章,是因为昨天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被老郭收了徒弟,而且半年就出师了,老郭那个把我夸的,我憋着不笑说:我还需要历练师傅,明年再让我带队吧,哈哈。

醒来发现这是个梦,哎呀,继续睡觉接梦去。

对于德云社,我是从它刚火听到更火到一直火的,因为我非常喜欢戴耳机听广播入睡,这个习惯从初中开始就有了。

在广播里,我可以听见非常多,日常没机会接触到的东西。

我可以饱览历届小品相声、各种脱口秀节目、大师的评书演绎、以及网络小说的语音版、还有就是半夜的访谈节目。

如果真有曾小贤的电台节目,我应该也是其中的听众吧。

也就是那时候起,我才知道马三立、单田芳、网络小说这些东西。

零点以后,有些电台会自动轮播小品相声,所以我经常半夜戴耳机听相声。

也是从那时才了解到郭德纲这个人,而且越来越喜欢他和于大妈的相声,以致放弃了听其节目只想听他的相声。

有人说,郭德纲出名后,相声只分两派,德云社的相声和其他的相声。

虽然有点捧,但事实就是这样,比郭德纲长一辈的老艺术家们,已经步入养老阶段,新人演员,太年轻了还需要时间磨练。

而且德云社如今这么优秀,别人想发展还真有点困难。

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

如今大红大紫的郭德纲,当年可是经历了坎坷不平的求生路。

1995年成立了“北京相声大会”,但那时根本没有人去在乎这么个小角色。

为了能够维持住社团,老郭这个班主去兼职赚钱,然后转头来养社团。

2003年,老郭参加了当时很火的安徽卫视超级大赢家栏目组赚外快,为了考核他能否当主持人,给他安排了一次“透明橱窗48小时生活”节目。

超级大赢家是我小时候的最爱,以至于现在还记得主持人李彬、周群等等,后来安徽卫视没落了很可惜。

老郭能够进入当时最火的栏目组当主持人,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也正是这次在栏目组中的摸爬滚打,使得他在影视圈的人脉远比相声圈好的多。

当时节目中刘涛、胡歌都曾是嘉宾中的一员,那时的老郭不过是个侧边站的主持小弟,而如今再看到老郭,怕也要尊一声郭老师了,真为我桃感到高兴。

也正是同年,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力求做真正的相声。

2004年,一直和老郭互相欣赏的于谦正式加入德云社,并且在于谦的牵线搭桥下,郭德纲还拜了于谦师傅的老搭档侯耀文先生。

当时,侯耀文看郭德纲的表演就觉得这是可塑之才,在德云社困难时,给他送去几万块钱,让他要把德云社撑下去。

郭德纲看着钱哭着没要,于是有了拜师的念头,正好侯耀文欣赏他,两人一拍即合,行了祖师爷礼。

这么说来,可谓是亲上加亲,老一辈搭档的两个徒弟,现在也变成了搭档,缘分啊。

郭德纲属于带艺拜师,侯耀文虽然只当了郭德纲几年的师傅就不幸离开,但是作为相声界泰斗的侯家可为老郭摆平了不少相声界的麻烦。

这也是为什么郭德纲那么感激师傅的原因,欺师灭祖,天打雷劈。

是金子总会发光,2005年,郭德纲于谦组合开始不小心火了,这一火就再也没有停下来,烈火蔓延到了整个相声圈,让同行很是痛苦。

作为搭档的于谦,在德云社的地位可想而知,母仪天下说的就是如此,没有于谦也就没有郭德纲是有道理的。

可是于谦并不参与德云社的股权利益舆论风波,只作为搭档出现,这又让我感觉到一股道骨仙风的味道。

如今的德云社,在老郭的培养下,新一代的演员已经可以撑起门面了,老郭二十多年的坚持可算没有白费,真好。

在饭店打工的小岳岳,全身钢板的张云雷、早年出名的京剧神童陶阳,在他们瓶颈时,老郭对他们说的只是:我不会放弃你们。

谈起郭德纲就不得不说起曹云金何云伟,早在困难求生期,老郭到哪上节目都带着他们两个,没想到出了这事。

说实话,我是先知道的曹云金后知道的郭德纲,那时候就觉曹何二人的相声真好,比一些老辈的相声还可乐一些。

对于他们的退离,我真的觉得好可惜,他们是得了老郭真传的,从他们的表演中完全可以看出来,台风很稳重。

再给他们点时间,一定会成为艺术家,只是可惜啊,造化弄人。

德云社的故事还在继续,而且愈演愈佳。

那个每晚陪我入眠的男人,希望有天我能现场听听你们的相声,我可是你梦中的高徒,哈哈。

看着老郭,我就想起了《霸王别姬》里出逃的小癞子望着台上的名角,痛哭说话时的那个场景。

他们是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呀?

老郭是怎么成的角儿啊?得饱受多少风霜啊!

请输入图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