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记忆中,小学所认妹妹的一封信。对外人没阅读价值。

先夸一句

你可真可爱。

你是我目前为止见过最可爱,最懂事,最乖的女生,虽然你本性很狂野,对外人很粗暴,但在我面前就像一个小兔子,那么温顺。

想到你就一个词,可人。

为何而写

我亲爱的妹妹呀,2020 年 10 月 24 日凌晨,我熬了两天夜,进入到你的那个好久好久不用的 QQ 空间里。

把那些年没有我参与的,你的说说、留言全部看了一遍。

我忽然领悟,原来我的青春充满了很多个人的幻想,一点都不真实,反而你过的很真实,很充实,喜怒哀乐都很真,我把它定义为「成长」。

而我这么多年了,成长这项本能一直被我自己强行封印。

当我看到你因为再见到我而兴奋,2 个月后转而失落的那两个说说的时候,那层封印我成长的壁垒,突然冲破了。

我才发现,原来从初中开始我就一点没有成长,活在幻想里。

可能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吧,你对我很重要,所以打击如此大,哥哥谢谢你,诺诺。

在此之前,我自己用了好几年尝试冲破这层幻想的壁垒,我一点一点,反复无常的让它变薄,再变薄,一直没能冲破。

每次这个过程,我都要失意很久,痛苦、自责、失眠。以前是每隔几个月,最近一年是每隔一两个星期就会出现。

谢谢你,为我添了一把利剑之火,烧掉了我那个幻想中的世界,我爱你。

为了纪念我的重生,也为了怀念当年,我决定写一封信给你。写给我亲爱的妹妹,我的小学同桌。

展信佳

亲爱的诺诺:

    自与妹分别,我们已经有 2934 天没有见面了,你还好么!

初三的那次偶遇,你说你挺开心挺兴奋。其实这件事,是我初三一整年最开心的一件事了,那年我心情一直比较低落,原因就不在信中具体阐述了。

说说截图

那天,我猛然看着你走出小区,一时间,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感觉有点尴尬。

我这个你口中的哥哥,做的一点都不好,两年来一点交集都没有,感觉有点尴尬,无地自容。

可你也看见我了,我们相距 20 米,实在躲不过去了,我开口叫了你的名字。

这个名字,两年多没叫了,但依然顺口,你看着我也笑了,真可爱。

我们相伴一起走到学校,我多想这条路可以变长一点啊。

路上和你说话,我尽量装的自在些,心脏一直在乱跳,我认为有点亏欠你,原本小学毕业时说的承诺咱俩一个都没有实现。

两年来我们杳无音讯,没有半点交集,其实挺难过,也怪我胆小。

到了学校,还是你主动问我要的 QQ,我们才又有了之后短暂的交集,谢谢你让我还能找你说话。

和你说实话吧,我比较内向,比较自卑,我觉得和你一个天一个地,我不好意思去找你,即使我们的班级只是楼上楼下的距离。

整个初中,每次我路过你们班,都会走慢一些,看着里面,我希望看到你。可是一次都没有,也可能是我记不清了。

小学毕业后,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我还记得。

还没正式入学的那个暑假,要到初中办什么事,我们相遇了,你带着一个大大的遮阳帽,充满大人的模样,有点滑稽。

我们互相对视,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自卑的心理让我感觉你已经忘记我了,所以之后一直没敢去找你。

从看到分班表,我们不在一个班,我就知道我们有距离了。

你很好,每次学校有什么活动,你总是主持、致辞的那一个,我在下面望着你一眼都舍不得离开。

平时见不到,这时候当然要多看两眼,台上的你真可爱,背稿件一定很烦吧。

运动会时你是各班来稿的播报员,我想写点东西送给你读,让我们有一次见面的机会,可离的最近的一次,我只走到了楼下,你在楼上,只差了一个楼梯,最终让其他同学送上去的。

大概就是这么多了,这些就是我能想到的初中有关你的记忆。

噢,想起来了,还有几次在车库见到你,但是我没好意思上前打招呼。


初中那会儿我就想要是能回到小学就好了,小学毕业时有个遗憾,没能给你写最后一封信。我问你要了一张相片,我觉得以后就是天涯海角了,你的相片真可爱,我一直珍藏。

那时候,我们都挺好玩的,也对,孩子期嘛都好玩。算起来,你竟然比我小两岁,真小啊。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顺理成章成为了兄妹关系。

小学你就是个乖乖女,我只知道你学习好,和我是两类人,我们有不同的好友娱乐圈。

有一次家长会,我看到你在校门外撒娇害怕还是什么,反正不太想进去。

为了你,我昂首挺胸走进校门,然后你妈妈好像用我来举例,说服了你。我看到你挺开心的进来了,感觉自己好有成就感,哈哈,这就是我第一次对你有具体的印象。

下一次有印象就是班主任调座位了,班主任竟然把我调到了你旁边。

那天上课,我的心脏一直在乱跳,你好可爱呀,眼睛一点不转的看着黑板,视野完全跳过我。

显然你很不开心,几天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我坐外面,每次你有想出去的动作,我都极速的动板凳,怕你生气。

现在想想真好玩,还真有点影视剧里的桥段,是不是每个人的童年都这么有趣。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你在写什么东西,我在旁边给你喊“诺诺加油”,可能就从这开始吧,我们的关系变好了,后来无比的好。

然后我们就成兄妹关系了,我好开心呀,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

不过也出现过危机,那次课上你板着个脸好像不开心,说不当我妹妹了,我好伤心呀。好在没多久,我们又变回兄妹了。

那时候课堂上我们喜欢传纸条,“伊妹儿”这个词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还是我发明的,写在本子上,这就是一个通讯器了。

我写完给你看,你写完给我看,课堂欢乐多,哈哈,现在想想老师可能都知道下面在作怪,尤其是数学老师的课,有时候盯着我们看。

我都不敢接你的纸条了,你咳嗽几声发现我不理你,你的小手还是从从桌子下面伸到我这边,再把“伊妹儿”放在我这半边桌子上。

那个场景真可笑呀,你还一本正经的看着老师,装作听课。

欢乐多呀,欢乐多,可惜我们熟知是在小学最后那年,不然肯定会有更多的好玩可乐的回忆。

我告诉你哦,此刻,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是笑出声音来的,你太可爱了。


成长,成长,你到初中后不断的在成长,是呀,你本来就很小,周围一堆照顾你的人,帮助你成长。

而我一直没有成长,初中开始我就把成长的本能封印了,有了厚厚坚硬的外壳,当我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出不去了。

好在今天看完你的空间后,我这厚厚的壁垒最后一层被你的利剑刺破,它碎了,我又可以成长了,如获新生。

下面才是这封信的重点,我想说谢谢你,是你帮助我成长的,你是个好妹妹。

我在 2020 年 10 月 24 日熬了两天夜,进入到你的那个好久好久不用的 QQ 空间里,看了所有一切的内容。

不管怎么样,先说声对不起吧,为我当时删了你的 QQ 这件事。

前面说了,初三一整年我都心情很低落,当然和你没关系,是另外的原因。

初三加的 QQ,和你聊天以及看了你的空间后,我发现你好像和我印象当中的乖乖女不一样了,会说脏话了,当时我特别生气。

再加上我当时心情低落,这种情绪连带到你了,所以删了。结束了 3 个多月的 QQ 好友。

我已经记不清当时我们大致的聊天方向了,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也不好意思细问你的处境,毕竟当时我还是自卑的,虽然你在 QQ 上依然叫我哥,可我很害怕失去。

初中我并没有手机,也不去网吧,和你聊天少不是不想理你,是真没有办法。也很少看空间这种东西,当时如果你发了个什么东西,我根本不知道。

这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和时代的错乱巧合加在一起,让我没办法参与你的成长,对那时的你了解的并不多。

不过,现在我都知道了。

在你空间,我看到了本该那年看到的东西,看到时我很震惊。

空间说说

原来我让你如此失落了。

通过分析那段时间你的动态,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你没有忘记这个哥哥。

你一定在你的那个朋友小圈子里让所有人都认识我了,不然她们不可能知道我的存在叫出我的名字。

我让你失望了,我让你如此的失望了,我竟然让自己的妹妹失望了。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如雷霆霹雳,大半夜泣不成声,我以为不在乎我的妹妹原来是在乎我的,而我却让她失望了,还删了她。

我这些年都活在幻想里,我真该死,是时候我该成长了。

这里我要和你说明一下,这个壁垒有很多层,原因有很多。前面说的初三一整年心情低落,就是这一年慢慢建立起来的壁垒。

后来我用了好几年时间消磨,是今天这件事给了我打击,让我冲破了它,所以我很感激你。

话说到头,也是因为对你有感情,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力量。


我自己的事解决了,下面我想说说对你翻天覆地的认知。

你可真是个爷们,看过你高中的照片,我一点都认不出来了,这还是我妹妹么?我大跌眼镜不敢认呀,一点过去的痕迹都没有了。

不过仔细一想也明白了,你比我们小,原本发生在初中的生理变化,你高中才发生,这就想通了。

我想说,我妹妹真酷呀,我以为你是小兔子,没想到你其实是大灰狼级别的。

感谢你曾对我这么温柔,一直把我区别对待,果然是亲人就不忍心伤害吧。

关于初中的那个早恋,我不知道你还在意多少,假如啊,我说假如,你还在意但无法回去的话,希望你早日走出来。

我最近也走出了自己的一个情感心茧来,就是你让我成长后,我忽然想通才走出来的。

不过,也许是我多虑了,诺诺还是很强大的,可能高中继续谈他几个,大学又换了几个也说不定呢,我相信我妹妹的实力。

人都需要这么一个成长的瞬间,如果诺诺你现在已经成长了还则罢了,如果还缺一把火候,希望你也早日成长。

说到底呢,我们是亲人,我是真把你当亲人,希望你好,尤其是我成长后,越来越希望你好了。

哎呀,千言万语,总得有个尾。

当你打开这封信时,如果快递准时的话,差不多是你的生日吧。偷偷告诉你,我是从你姐那里知道你的收货地址的。

我呀,还是喜欢写信给你,延续小学的习惯,信封的味道,代表着思念。

    一诺千金,从未忘记,祝妹生日快乐。

— — 爱你的哥哥

2020/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