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最近做了好几个回到学生时代的梦,从小学到大学各个阶段都有。

做完梦,我就回想这些梦境,在现实中,有的发生了,有的没发生;里面的人有的亲,有的不亲。

不一会儿再去回想梦境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忘了,怎么也想不起来。有些回忆我挺喜欢的,就这么忘了很可惜。

现实中我不愿意谈及高中、大学这两个阶段的任何事,我对这两个阶段没什么感情。说狠一点,抹掉这两段记忆都可以。

即使现实中最好的朋友来自高中,类似这种零碎的情感虽然有,但也仅限于零碎,不足以支撑我对这两个阶段整体的热爱。

也有可能是初中太美了,美过了接下来的一切,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但在梦中,我竟也梦到了那些我不太在乎的人和事。而且还有了一点变化,发现了一点细节。

由此我意识到记忆的重要性和时空的差异性,而且我在慢慢丧失记忆。

所以我决定接着初中时写的那本小学回忆录,接着往下写……


初三时写过一本回忆录填满了整个作文本,依照具体的人物来写像是传记体,不巧刚写到初一开端就没纸了,便暂时放下了。

原本打算几天后就另起一本写初中部分,但这一放就是十年,时间太快了。

做完梦,我回看了几年前誊抄的小学回忆录电子档,但只誊抄到了二年级,后面的部分就没了。

现在来评判,文学部分稀碎,感情部分真挚。

我还发现了一个现象,以前写的东西句式标点严格按照学生的习惯来。有让我现在羡慕的部分,比如标点符号丰富;也有不好的部分,比如整句逗号到底。

我的作文水平一直忽高忽低,我能写出来一些让自己都折服的作文,《一年之计在于秋》是篇议论文,让我现在重写一遍,或许会感到无聊或许无从下笔。

所以有时候回看我以前的文字,一边会嫌弃,一边会想这是我写的么太厉害了。

有些记忆它时不时的蹦出来,拨动着当事人的心情,既然回忆出来了,就不能这么放它走。所以我决定立个「朝花夕拾」标签,专门写写过去的回忆,

「— — 翻看一些老照片,会发现一切并不美好,坑坑洼洼,脏脏兮兮,可因为有那些人的记忆,所以它光亮无比,闪耀着我的青春。」

这就是我最近的感悟。

去回忆那些我已回忆不起来的记忆,去看看当年我的那些花儿,去写一写。

当下最早。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