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国籍,我只是一个人类。

最近一年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不再去关心国籍,我的想法是:“所谓国籍只是某个时段的某一群人制定的圈定某块地理的某个规则”。

规则真实存在,但不一定我会遵守。

之前我一直不太想说这件事,因为我知道周围的人可能无法接受,也没有意义要去接受这件事。

今天看到了师傅李小龙的一段采访,让我认定这个世界其实有人和我的思想一样。

《青蜂侠》成功后的采访原文翻译:

提问者:「你现在看待自己依旧是中国人,还是说美国人?」

李小龙:「你知道我是想怎么看待自己的吗? — — 作为一个人类。

我不想听起来像是孔子说教,但是在这广阔的天空之下,浩瀚的宇宙之中,我们都是一个大家庭,只是机缘巧合人种不同而已。」

李小龙读的是哲学系,主攻课题「道」。阴阳关系,攻守关系,辩证关系,它们既对立又统一,不如就放在一起看吧。

捏在一起看,人类哪来的国籍呢。

我和李小龙来自同一种思想,道家。其实我也觉得很奇妙没人引导我,水到渠成的和那些人想的一样。

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巧合来到这个世界生活。无论我所爱的恨的终有一天它们都会消失殆尽,成为历史都不会在乎的一件小事。而我要的只是随心而动,无问西东。

活着的时候就为了美与快乐而活,死后与我无关。

“我思故我在”被评价为唯心主义,但我觉得给它下定义的人其实来自唯物主义者的理性,所以结论未必就理性。

高中时期将唯心主义归为简单的错误,大学时期更多的思想者又将它归为一定的正确,影响认知转性的还是思想。

无国籍化的我怎么看待世界,一个一个团体利益既得者的游戏。

无国籍化不是说我会认同某国做的坏事。好与坏阴与阳,我在之前《道家思想的我……》里就明确了看法:天善天恶,人的本性如何从出生那一刻随机产生相伴终生,教育改的只是表象。

那些国家的人,或者说那些团体的领导者里,拥有恶的本性者占据了多数,所以造成了恶果。

就譬如说小日本吧,向大海排下核废水,短期一两百年的骂名它是跑不掉的。对人类,对万物来说此计划的制定者腌臜猪狗不如。

但五百年后呢?

给个假设,那时日本被中国兼并了,政治上宣扬的肯定是民族大团结,不会有一点对立思想在里面。别说核废水,侵华战争也只变成了历史书上的几页故事。

所以国籍真的有意义么?历史早就被无数遍的验证了。

随便一看吐蕃、蒙古、金在历史上都是独立的国家,但如今只能是民族,称臣的高丽它又可以变成国。

民族英雄岳飞也只能被历史书改成一员猛将,一生精忠报国你报的是什么国,“‘莫须有’你不怨”。

清军屠杀的扬州嘉定,十日三屠具有争议性就不说了,但死了挺多人这是一定的,这与南京大屠杀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如今只称一句满族,就搞定了一切恩怨。

所以国籍应该没有什么意义,只是短期内的团体划分罢了。类似前朝的剑斩当朝的官,剑曾经真过,官如今更真。

前面我故意说的是“小日本”,因为我恨呀,我恨不得再扔两个氢弹过去解气。

但我之所以这么想,并不是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我是历史的参与者与见证者,我有七情六欲,作为此刻活着的人类,它是我的敌对者,我想扔两个氢弹过去是出于我对它的不满。

但真扔过去我就会变成极恶的一方,无数的无辜者会惨死,我不忍。

如爱一般恨也会停止,虽然只会停止在迭代以后。

此刻的我对日本有恨,五百年后的那群人一点恨都没有,也与我无关。

他国的歌曲我听,他国的风景我看,他国的美女我爱,他国的恶我也憎。

但也仅如此,在有我的当代。我不爱任何国了,也不恨任何国,我希望推动人类隔阂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