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领域很小,但确实存在,愿教育在乎点其它东西,而不只是成绩。

前言导读

你被人排挤过么,

或者你排挤过别人么?

你了解心灵受到伤害的人,有多脆弱敏感么?

那种《悲伤逆流成河》的感受,你需要了解一下。

正文阅读

胡同里,拥挤的两室小房内住着母女二人。

清晨,女儿易遥从梦中惊醒,下身传来痛苦之意,她向母亲呼喊求助,可得到的却是劈头盖脸的责怪,大清早嚷什么。

母女俩的关系一直这样冷漠无情,除了吃饭没有多少交集,丈夫去世后,母亲一个人维持着家里,时而靠按摩赚钱,街坊四邻经常在背地里议论。

上学时,易遥向母亲诉说老师一直在催新校服钱,但是母亲冷言以对:校服刚穿一年,换什么换浪费钱。母子二人再次发生了争吵。

来到学校,同学们传来异样的眼神,只有她还穿着老校服。

易遥对下身疼痛念念不忘,来到电脑室搜索原因,不过搜出来的结果可让她惊恐不已,全是性病相关的知识。

无神的易遥游荡在走廊上准备回教室,被同学强行拉着替他们拍照,穷苦出生的她哪里见过相机,就以不会拒绝;别人对她说,这是傻瓜相机,傻瓜都会。

镜头中,是班里新转来的同学唐小米,同学们盛赞她的校服多么好看,要和她拍照。

易遥认出了她,早上骑车时,看见一群和她穿着同样校服的学生对她拳打脚踢,还往她的头上倒奶茶。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一个没有地位的人该管的,擦完黑板后回到了座位。

齐铭是班长,人长得帅学习又好,就住在易遥家对面,从小和易遥是的朋友,早上都会把自己的牛奶送给易遥喝。

他走到易遥的座位,关心她早自习为什么没来,

易遥说她要去一次医院,没法参加他的表彰会了,临走前,齐铭摸着易遥的头算是鼓励。

这一幕,映入远处唐小米的眼中,却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表彰会召开,齐铭发着短信关心易遥;大会正常举行,学习优异的同学们上台领奖。

在这里,齐铭结识了一名女生顾森湘,起初是帮着递手机,后来是上台领奖拿花转身时,打到了女生的脸。

顾森湘对花粉过敏,弄得满脸红点,于是齐铭带着顾森湘一起来到医院拿药,手中一直带着那束花。

从病床上下来的易遥听着医生的分析,病情很严重,需要下次带家长一起过来,一次激光治疗就要500块。

听到500块的易遥止不住的留下了泪水,先不说这病难为情,对于校服钱都给不起的家庭,怎么和母亲说这事。

哭着跑出病室的易遥一头扎进电梯,电梯里的男生,看着旧校服认出了是校友,好心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叫顾森西,西是影视歌三栖的栖不要木字旁”,一边安慰一边做着自我介绍。

下了电梯的顾森西,找到了自己的姐姐顾森湘,接走了她。

晚上,易遥扭扭捏捏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问母亲要钱,话还没说完,母亲就认为她在骗校服钱,大声责怪。

齐铭骑车来到易遥的家,透着窗户,询问医院检查的结果,将那束鲜艳美丽的花送个了易遥。

易遥高兴的接过花,称赞花束的美丽,不过转言:应该过两天就枯萎了吧。

远处齐铭的妈妈喊他回家,少趴人家的窗户,留下了易遥一个人深深扎进花束里,闻着芳香。

白天,躲在厕所用药的易遥回到即将下课的教室,老师的责备声打断了正在朗读作文的唐小米,让本该读完的她迎来了下课铃声。

娱乐的教室内,唐小米直勾勾的看着易遥,仿佛要吃了她一般。

女生们聚在一起,计划晚上去唱歌,看见远处的齐铭,唐小米故作遗憾的表示不能请生病的易遥去了,再用一些心机语言说动了齐铭。

晚上出发的齐铭路过易遥家,看见了昏迷的易遥将她送到了医院,接到齐铭电话的唐小米嘴上说着没关系,可内心已经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

通过暗地里跟踪,唐小米发现了易遥的病情,并在小诊所前拍下了照片。

在唐小米狐朋狗友的传播下,在众人不加思索不加求证的听信下,大家极力远离着她,主动把她当成攻击的对象。

剩菜剩饭倒进她的餐盘里,身上贴侮辱的纸条,将墨水砸在身上,向她头上泼冷水,操场上殴打......

这些具有代表性的校园暴力场景,被集中表现这短短的一分钟内,引人深思。

这天,书包又被扔进了水中,下水去捞的易遥被路过的顾森西认为是跳河,将她拖了上来。

出乎意料的是,顾森西并没有嫌弃她的传闻,而是和她开玩笑逗她乐。

“你为什么不是希望的希”,易遥小声说着;次日,两人相约逃课,顾森西带着她来到林中的游乐场。

看着树木,易遥感慨这个季节还有绿色。不过应该很快就枯萎了吧。

两人在林中玩的很开心,顾森西一直在开导易遥坚强起来,不要听闻流言蜚语就软弱屈服。

“我告诉你易遥,他们就是看中了的软弱才来了劲,你要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顾森西的话点亮了易遥内心即将熄灭的火烛。

奋起反抗的易遥,在顾森西的帮助下,再也没有人去骚扰她,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可是易遥反常的暴力,也让从小玩到大的齐铭感到不悦,她不明白为什么易遥对同学们这样暴力,再加上传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大。

回到家翻箱倒柜找钱的易遥被妈妈发现了,终于知道了这个病,开始大骂,后来恍然大悟,这是自己造的孽,她按摩的人用了易遥的毛巾,间接传染。

母亲没有多言,说了一句,妈妈带你看病去,拉着易遥的手向外走去。

易遥的生活终于有了家庭的温暖,生活里也可以带着微笑了。

造化弄人,路过的易遥正好看见唐小米在被人殴打,邪恶的心驱使着唐小米的报复,竟意外害死了顾森西的姐姐顾森湘。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着易遥,原本一只脚踏进阳光下的易遥,再次坠入黑暗的冰窖,顾森西也离她而去,他被同学们冠以杀人犯的头衔,终于崩溃了。

大河中,易遥站在河堤上,冰冷的水拍打着她的脚踝,周围是来围观的同学和老师,她们有的劝说上来,有的带着笑容讽刺。

这时,易遥说话了:

“你们没杀过人吧,你们今天就会知道杀人是什么滋味”

闻讯赶来的顾森西极力喊着让她上来,而齐铭则在一旁欲言又止。

“你们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有多恶毒,将来,你们只会说,我怎么不记得,我就是闹着玩的啊......”

“如果我永远忘不掉,怎么被你们欺负怎么被你们侮辱,粉笔灰塞嘴里是什么滋味,打火机烧头发是什么滋味,被你们一口一个杀人凶手喊着是什么滋味,如果我永远忘不掉,你们也别想忘掉......”

“杀死顾森湘的凶手我不知道是谁,但杀死我的凶手,你们知道是谁。”

说完,易遥一路跑向河堤尽头跳下了冰冷的河水,背后紧跟着顾森西一个人的脚步......

电影点评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满怀热情的去看这部“青春片”,发现不是讲爱情而大失所望。

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或者让你感同身受,或者让你不以为然觉得编剧烂,但故事背后折射的现实却是让人羞愧的。

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是奥斯卡级别的,倒不是说拍摄技巧上多占优势,而是这一类片种能呈现荧幕,已经很伟大了,它是中国少有揭露校园暴力的电影。

生活中,不是没有欺凌的事情发生,而是大多数人不会看到它的严重性,理所应当的认为这只是一件玩笑。

肉体上的损伤有痊愈的可能,但心灵上的伤害永远无法愈合。

电影中,顾森西给了易遥希望,林中的游玩,是电影少有的彩色镜头,五彩斑斓,好似美丽的人生。

在易遥眼里,绿色代表的不是生命,而是即将枯萎。

唐小米作为一个被欺凌的对象,转而欺凌别人,这是一种多么可悲的心理,河堤上的她们在易遥跳河后还在自我安慰,说与自己无关,自己什么也没做。

除了顾森西一直的鼓励带给易遥温暖,电影中还有一个女生,心中有着良知和主见。

在易遥被泼水时,只有她想要递上纸巾;在大家嘲笑易遥时,她在旁边紧皱眉头;在易遥跳河后,她是河堤上唯一哭泣的人,给了那些“无辜者”一巴掌。

如果顾森西代表着开放派,那么这个女生应该代表着保守派,即使你不能像顾森西那样挺身而出帮助弱势群体,也请你留住底线,不要随风摇曳,加以伤害。

我记得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很少有校园欺凌的新闻,好似天下太平;就在近几年,类似的新闻如潮涌般出现,这是怎么了,饭吃多了么。

希望大家在现实中都能坚守自己,拥有主见,约束自己的同学、同事,拒绝去做一名心灵杀手。

请输入图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