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显得矫情,不说,难受起来内心压抑的呼吸都困难

可能从从金庸离世开始。

2020/3/25 我的情感思路达到了顶峰,想写一点东西,现在是 2020/4/19,期间去学了一个星期科目三每天晚上累到困死。

如今回过头来看,我好想忘记了一些感情,没有当初那么有感觉了,所以这篇文章在此时我的情感高度没有到达的状态下,肯定写不出来了,不知道下次情感泛滥又是什么时候。


后补:

现在是 2020 年 11 月 14 日,我刚把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我奋斗了18年不是为了和你一起喝咖啡两文转载完毕。

现在来追更这篇文章,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困境。类似青春逝去我一直活在过去的世界,这类情感已经不复存在了,心结在 10 月 24 日左右已经完全打开了,对过去释怀了。

现在来看当时心结没打开时起的标题,有点“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思,没有太多的爱,没有悲,就是淡淡的微笑一下,大脑也是空白的状态,什么都没想。

为什么挑这个时间点来后补呢,其实在此之前就想过是不是要后补,想过好几次,但都不知道写什么,或者写了又删掉。

青春这东西很玄,它同时还伴随着“磅礴的朝气”,这才是重点。

在小学或者更大点的初中,我们都听过“朝气”这个词,很不以为然,或者完全当成一个单词来对待。心里想着,我被老师各种刁难背书写题,累死了,怎么还说我朝气呢?

真是这样,那时候生命力很旺盛,后来会趋于定型,当稳固一段时间后,从 20 岁左右开始,其实身体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这和人类基因是有关系的,你往前倒一百年,平均寿命就三四十岁,和大猩猩差不多。

只不过这些年社会环境变好,这个过程特别的缓慢,我们依旧可以凭借着“朝气的末尾”强撑着走过这 10 年来到 30 岁左右。

但你会发现,身体一定是有察觉的点滴变坏,最直观的就是不能熬夜了,不是你主观意愿不去熬夜,而是你撑不到一夜了,半夜的时候眼皮已睁不动了。

伴随更多的是,身体不同部位会疼,内部也有可能因为一个深呼吸而疼痛。

因为我们没有朝气了,也就是没有活力了,再说明白点:生命资源是有限的,我们透支了太多,原本 30 多岁发生的衰弱,提前到 20 多岁了。

情感动物当然会老夫聊发少年狂,那时候随便蹦蹦跳跳,摔倒了就起来,没大事,有伤口也很快就愈合了。

现在什么都要小心了,可能去冰箱拿东西,碰到架子手就烂了一块皮,又要长几天。